福建善胜律师事务所是福州律师、福州刑事律师、刑事辩护律师专办疑难、重大、复杂刑事案件的团队。

咨询热线:139-502-90166

福州律师,福州刑事律师,刑事辩护律师
您当前的位置 : 首 页 > 案例展示 > 犯罪案件

方某某故意伤害罪一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2021-01-06 12:00:00
方某某故意伤害罪一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详细介绍:

福建省政和县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闽0725刑初38号

公诉机关政和县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甲,女,1964年12月29日出生于政和县。系本案被害人。

诉讼代理人杨上忠,政和县“148”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人方某某,男,1972年6月25日出生于政和县。因本案于2015年9月1日被行政拘留,当月11日转为刑事拘留,同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政和县看守所。

辩护人陈建华、吴接赟,福建国富律师事务所律师。

政和县人民检察院以政检诉刑诉(2016)2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方某某犯故意伤害罪,于2016年3月29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甲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期间,因被告人方某某申请对陈某甲的伤残等级和用药关联性等进行重新鉴定延长审限四个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政和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张晓丽、赖传玉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代理人杨上忠,被告人方某某及其辩护人陈建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15年8月31日8时,被告人方某某因不满政和县妇幼保健院对其工作存在问题的处理意见,到四楼院长办公室与院长陈某甲发生争吵。方某某将许某甲三人叫出院长室并将门反锁。方某某对被害人头面部和胸腹部拳打脚踢。在拉扯被害人过程中,发现办公桌与柜子连接的夹层处有一把砍刀,就拿起砍刀砍被害人,致被害人受伤倒地后,又用脚踢被害人胸腹部。经鉴定,被害人陈某甲外伤致右前臂内侧两处裂创,钝性外力作用造成右第4、5、6、7、8、9前肋骨折,左侧第6、9前肋骨折,属轻伤。

2015年8月31日16时,被告人方某某到政和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投案。

针对上述指控,公诉机关当庭提交了黑色刀具一把、白色工作服一件、鞋子一双等物证;到案经过、人员基本信息、违法犯罪人员信息查询单、手臂创口照片、情况说明、政和县监察局监察决定书、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政和县妇幼保健院院务会会议纪要、政和县妇幼保健院文件、政和县妇幼干部职工守则等书证;证人许某甲、杨某某、陈某乙、叶某某、何某某、魏某某、吴某某、黄某某、张某某、孔某某、许某乙等人的证言;被害人陈某甲的陈述;被告人方某某的供述;(政)公(刑)鉴(医)字(2015)215、217、221、(南)公(刑)鉴(活)字(2015)33号、南公刑鉴(2015)938号鉴定意见;现场勘查笔录、示意图、照片;妇幼保健院四楼过道监控拍摄视频、方某某手机录音等证据证实。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方某某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请依法判处。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甲诉请依法判令,被告人方某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甲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298282.56元。其中:医疗费38785.58元、残疾赔偿金199650元、护理费18450元、营养费75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710元、交通费4946.98元、住宿费2370元、餐饮费370元、鉴定费15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

同时,附带民事诉讼原告陈某甲提交了鉴定意见、住院病历及相关材料、医疗费发票、收款收据、住宿费发票、交通费发票等证据予以证实。

被告人方某某及其辩护人陈建华就刑事部分提出以下辩护意见:1、公诉机关提供的(政)公(刑)鉴(医)字(2015)221号鉴定意见(补充鉴定)与(南)公(刑)鉴(活)字(2015)33号的病情描述前后不一致,不能排除合理怀疑,不能作为定案依据;2、被害人陈某甲的陈述与手机录音和现场勘查笔录不能相互印证,系虚假陈述,不能作为定案依据;3、被告人方某某所作的两份有罪供述系为了和解后争取不起诉可保留其工作,在这种特定的压力下所作的虚假供述,其所作的其余笔录均无法证实有伤害到陈某甲的胸部,无法证实陈某甲的伤情系方某某所致;4、物证白大褂取证程序违法,且白大褂上没有方某某的鞋印,无法证明方某某有踩陈某甲的前胸,不能作为定案依据;5、公安民警无法在4分钟内到达案发现场(2015年8月31日8时6分报警,8时10分到达现场),故2015年8月31日的现场勘查笔录不客观,不能作为定案依据;6、陈某甲对方某某的处理存在重大过错;7、因陈某甲处置不当,在突发事件中将私藏的管制刀具拔出使用是造成事件升级的直接原因,故本案陈某甲存在重大过错。故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被告人方某某及其辩护人陈建华就附带民事部分提出以下答辩理由:1、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甲提交的药店购买药品的发票与其治疗伤情的关联性、合理性无法证实;2、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主张的交通费、住宿费、餐饮费、专家会诊费超出合理范畴;3、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实际住院天数应从其离开医院回家开始计算,为50天;4、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伤情不是由被告人方某某造成的,不应由方某某承担责任,且法庭还应考虑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存在的过错。

另被告人方某某的亲属方荣庆经辩护人向法庭提交了一份妇幼职工守则,证实公诉机关提交的妇幼院干部职工守则不是真实的。另其还提交了妇幼院院务会录音一份,证实陈某甲曾在开会时说过要拿刀砍举报人的事实。

经审理查明:2015年8月31日8时许,被告人方某某因不满政和县妇幼保健院对其多次违反管理规定和管理检验科存在严重管理失职而作出的暂停其科长职务和承担20000元处罚的处理意见,到四楼院长办公室找陈某甲论理并发生争吵。期间许某甲、陈某乙、杨某某等三人先后到办公室劝阻。被告人方某某不顾陈某甲的反对,将许某甲等三人叫出办公室并将门锁上。随即方某某再次与陈某甲发生争吵并称陈今天不把事情说清楚就要拉陈一起从窗户跳下。后二人继续争执时,被告人方某某发现陈某甲从办公桌与柜子连接夹层处拿出一把砍刀,被告人方某某便冲上前拳击陈某甲头面部并脚踢陈胸腹部,抢过刀后砍向陈某甲致陈受伤倒地,再脚踢被害人胸腹部。经鉴定,被害人陈某甲外伤致右前臂内侧两处裂创,钝性外力作用造成右第4、5、6、7、8、9前肋骨折,左侧第6、9前肋骨折,系轻伤。

2015年8月31日,被告人方某某到政和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报案。

另查明,2015年8月31日8时53分被害人陈某甲因被被告人方某某故意伤害到政和县医院住院治疗,2015年10月20日迁家庭病床,2016年2月4日出院,共住院157天,实际住院50天,并建议到上级医院进一步诊疗复查;期间其于2015年9月2日到南平市一医院、2016年1月27日到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检查。共花费医疗费31956.58元。另其伤情经评定为“工伤等级”八级,护理期、营养期均为60天。案发后,被告人方某某的亲属已支付60000元。故其依法应获得的赔偿包括:医疗费31956.58元、残疾赔偿金199650元(33275元×20年×30%)、护理费6150元(123元/天×50天)、住院伙食补助费1500元(30元/天×50天)、鉴定费1500元、交通费酌定支持1000元,住宿费酌定支持700元、营养费酌定支持3000元。合计245456.58元。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以下刑事部分证据予以证实:

1、物证

黑色刀具一把及证据保全清单、刀具照片,证实2015年8月31日被告人方某某向政和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提交了一把黑色砍刀,刀身长390毫米,刀柄长120毫米。

2、书证

(1)到案经过,证实被告人方某某于2015年8月31日涉嫌殴打他人被政和县公安局民警口头传唤至政和县公安局办案中心接受调查。

(2)人员基本信息,证实被告人方某某于1972年6月25日出生,已达完全刑事责任年龄。

(3)违法犯罪人员信息查询单,证实被告人方某某无违法犯罪记录。

(4)政和县监察局(2013)政监决字1号监察决定书,证实2013年12月19日,被告人方某某因利用职务便利为医疗器械代理商谋取利益被政和县监察局处以行政警告处分并收缴违纪所得3000元。

(5)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扣押物品清单,证实2015年8月19日政和县妇幼保健院因使用过期医疗器械被处以警告和罚款20000元及没收过期产品。

(6)政和县妇幼保健院院务会会议纪要,证实2015年7月17日至8月24日,政和县妇幼保健院院务会会议四次研究讨论方某某管理的检验科管理混乱,方某某管理严重失职,决定被罚款的20000元从方某某的奖金中扣除,扣完为止,并暂停方某某的科长职务。

(7)政和县妇幼保健院通报,证实2014年4月至2015年8月27日期间,被告人方某某因多次违反妇幼院规章制度被处罚的情况。

(8)政和县妇幼干部职工守则,证实妇幼干部职工守则的相关规定,其中规定因科室主任管理不善或医务人员故意造成试剂、物品浪费和试剂或物品过期,损坏科室设备,造成的一切经济损失的分别由科室主任承担或当事人承担,给予通报批评、当月免奖;被县级及以上单位检查通报,造成不良影响或屡教不改,全年免奖并承担一切损失;科室主任给予免职。

(9)杨某某提供陈某甲手臂创口照片,证实陈某甲手臂受伤情况。

(10)方某某违规处理情况说明及收入情况,证实妇幼保健院未扣发方某某的工资。

(11)警情信息,证实2015年8月31日8时6分,电话号码为6053161向“110”指挥中心报警称县妇幼院4楼有人发生纠纷。政和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民警范晓波、潘钰敏于8时10分到达案发现场。

3、证人证言

(1)证人许某甲的证言,证实2015年8月31日8时许,其听到院长办公室内间传来陈某甲、方某某大声讲话的声音,就和陈某乙、杨某某到房内。后方某某不顾陈某甲的反对将其与陈某乙、杨某某推出办公室,并将门关上。接着办公室传来大声讲话的声音。其感觉不对便报警。期间其和陈某乙、杨某某及闻声赶来的谢某某一起踢门,但都没踢开,在踢门时陈某甲一直在办公室内大声喊叫,其分不清是呼救的叫喊声还是吵架声。这种情况持续8分钟左右,方某某开门并拿着一件长50厘米左右,宽约10厘米,外形像一把刀,有黑色皮套装着的物品离开了。其到办公室内看到陈某甲站在办公桌旁头发凌乱、脸部红肿、身上都是血,右手小臂有一道很长的刀口长度大约有10厘米,伤口呈开裂状,院长办公椅、地上都是血迹,随后民警赶来现场处置。另方某某出来时没有看见有受伤的情况,工作服白大褂胸前有血滴痕迹。

(2)证人杨某某的证言,证实2015年8月31日8时许,其听到院长办公室内间传来方某某大声讲话的声音,其便到办公室内看是什么情况。然后其和许某甲、陈某乙先后走出办公室,方某某就用力将办公室门关上。其感觉不对便去拿办公室的钥匙来开门但打不开。其在门外听到陈某甲在里面大叫“丽琴、丽琴”,其和陈某乙、许某甲及闻声赶来的谢某某一起踢门也没踢开,在踢门时办公室内一直传来陈某甲被人殴打发出的叫喊声。这种情况持续几分钟,方某某开门并拿着一件长50厘米左右,宽不到10厘米,外形像一把刀,有黑色皮套装着的物品离开了。其到办公室内看到陈某甲站在办公桌旁头发凌乱、脸部红肿、身上都是血,左手捂着腹部,右手小臂有一道很长的刀口长度大约有10厘米,伤口呈开裂状,院长办公椅、地上都是血迹,方某某出来时没有看见有受伤的情况。其还有用手机照了三张陈某甲右手臂的伤口照片并提交给了公安机关。方某某平时经常违反上班制度,所在的检验科管理混乱,并且因此被处罚暂停科长职务,承担罚款两万元。方某某对此心怀不满,要找院长理论,还说要报复查岗的人。

(3)证人陈某乙的证言,证实2015年8月31日8时许,其听到院长办公室内间传来方某某大声讲话的声音,其便与许某甲、杨某某一起到房内看到方某某与陈某甲在争吵。之后方某某不顾陈某甲的反对将其和许某甲推出办公室并将办公室门关上。接着其在门外听到陈某甲在里面大叫“陈某乙救命、陈某乙救命”,其感觉不对便叫杨某某去拿办公室的钥匙来开门,但门打不开。其和杨某某、许某甲及闻声赶来的谢某某一起踢门,但都没踢开,在踢门时办公室内一直传来陈某甲被人殴打发出的叫喊声。这种情况持续几分钟,方某某开门并拿着一件长50厘米左右,宽不到10厘米,外形像一把刀,有黑色皮套装着的物品离开了。其到办公室内看到陈某甲站在办公桌旁头发凌乱、脸部红肿、身上都是血,左手捂着腹部,右手小臂有一道很长的刀口长度大约有10厘米,伤口可见骨头并呈开裂状,院长办公椅、地上都是血迹,这时民警也赶来现场处置。方某某出来时没有看见有受伤的情况。方某某平时经常违反上班制度,所在的检验科管理混乱,并因此被处罚暂停科长职务,承担罚款两万元。

(4)证人何某某的证言,证实其系政和县妇幼保健院医教科科长,负责院内医学培训及部分监控设备的管理。院四楼监控摄像头录像时间比北京时间慢9分多钟。方某某上班有迟到早退的现象,且管理检验科懒散,有被查出试剂过期的情况。

(5)证人魏某某的证言,证实其在2006年12月至2011年5月期间任政和县妇幼保健院院长,期间其没有拿过刀具之类的工具放在办公室内。2011年6月份调离后其就未到过院长办公室。

(6)证人叶某某的证言,证实其系政和县妇幼保健院支部书记,办公室在4楼院长办公室隔壁。魏某某调离后院长办公室空置了一段时间直至陈某甲到任以后。2015年8月31日8时许,其听到4楼传来很大的声音便到4楼走廊,看到许某甲、杨某某等人围在院长办公室门口踢门,但是没有踢开。其经询问得知方某某将院长办公室门锁住在里面打架,其还听到办公室内有响声。过了一会门打开后其看到方某某一个人走出来,手上抓了一个长条形深色的东西。方某某出来后什么话都没说就快速离开了。其和许某甲等人进入院长办公室内看到陈某甲手捂着胸、腹部,一只手撑着办公桌,右手臂有一长条形创口一直流血,地上有散乱的血迹,过了一会就将陈某甲送到县医院去了。

(7)证人吴某某的证言,证实2015年8月31日9时许方某某打电话给其称和院长吵架了,院长拿刀要砍他,其便叫方某某来办公室。打完电话后方某某便到其办公室,当时方某某手中抓着医生工作服,工作服上有一些血迹,神色慌张。方某某告诉其在汇报工作的时候和陈某甲吵架,陈某甲还拿出刀要砍他,他把刀抢了过来,现那把刀在他车上,让其把刀带回办公室。刀是砍刀形状,黑色刀身,长40余厘米,尖头。11时许方某某离开说要去喝酒,14时左右方某某打电话让其开车带着刀送他去派出所投案,其便去了。

(8)证人黄某某的证言,证实2015年8月31日11时许,其和方某某在新港式酒楼一起吃饭,13时左右方某某让其带他回家换衣服,后方某某在其家中玩了一会,其便送方某某到祥和酒店门口,吴某某开车将他接走。

(9)证人张某某的证言,证实方某某违反《政和县妇幼院干部职工守则》的有关规定被处分了几次。因药监局查出方某某负责的检验科的试剂过期对妇幼院进行处罚,8月24日经院务会讨论后决定给予方某某罚款两万元,暂停职务的处分,由其和杨某某到检验科找方某某宣布这项决定。宣布完后方某某情绪激动并表示要到院长办公室叫院长教他管理,还要去找查他岗的人对质。8月31日8时许,其听同事说方某某到院长办公室把院长打伤了,其就跑到四楼看到院长办公室门关着,许某甲等人在踢门。过了一会门打开,方某某一个人从里面出来拿着把刀离开了现场。其和许某甲到办公室内看到陈某甲坐在凳子上,手捂腹部很痛苦的样子,手臂上有伤口流血,身上和地上都有血迹。接着就有人将陈某甲送到医院。

(10)证人孔某某的证言,证实其系政和县卫生局副局长,分管政和县妇幼保健院。妇幼院要处罚方某某之前陈某甲有向其汇报过该情况,并且在方某某殴打陈某甲前三天左右,方某某有到办公室找其说妇幼院领导准备对他进行处罚,由他承担被药监局处罚的损失,抱怨处罚太重,希望其到妇幼院帮他说情。其了解后得知妇幼院的处罚是依据《政和县妇幼保健院干部职工守则》的规定,其就不好说什么了。

(11)证人许某乙的证言,证实方某某有经常迟到早退、管理检验科懒散的现象和被查出试剂过期的情况。

(12)证人阮某某的证言,证实非移位性肋骨的骨折,早期不一定会发现,一般10-15日可复查排除是否遗漏骨折。另外原先诊断发现有骨折,之后再次拍片诊断发现原有骨折的地方没骨折的原因有:1、因为时间的关系,一些细微的骨裂经过一段时间形成了一些不明显的骨痂,造成骨折线不明显,就有可能漏检;2、病人没有提供病史,医生没有针对性的检查,就可能漏检。所以原先检查有骨折的地方之后检查不出骨折这种情况因医生的个人判断和病人的体质原因都是有可能存在的。

4、被害人陈某甲的陈述,证实方某某违反院里管理的规定,后根据《政和县妇幼保健院干部职工守则》决定暂停方某某科长职务并承担两万元的罚款。8月31日8时左右其在办公室上班时,方某某到其办公室站在办公桌面前大声说有事要找其谈,后不顾其反对将闻声赶来的许某甲、杨某某、陈某乙等人推出办公室并将门反锁。后方某某走到其身边用左手按住其头部,右拳连续击打其头部、胸部,其被打得一直叫陈某乙的名字,陈某乙等人则一直在外打门。期间方某某说要拉其一起跳楼并拉着其左手手臂,往窗户外推其右肩,又拳击其头、胸、腹部。其被打的顺势坐在办公桌矮柜边的地上并不断挣扎,方某某边打其边说“你还敢、还敢”。这时其看到其藏在办公桌与柜子连接的夹层处的一把刀的刀柄露在外面。方某某看到后就用左手压着其,右手举着刀朝其头部砍来,被其用右手小臂挡住。后方某某还继续脚踢其胸部并持刀刺其,直至门被打开才离开办公室。接着许某甲、杨某某等人就进来照顾其。那把刀的刀身是黑色的,外面有一个黑色皮套套着,是其2012年3月份调任保健院院长整理办公室时发现的,因没地方放其就将刀塞进柜子与办公桌下方的夹层处,之后就没动过这把刀了。方某某可能是认为院里对他的处罚是其个人的决定所以把怨气发在其身上殴打其。

5、被告人方某某的供述,其在2015年8月31日至9月21日的七份笔录证实2015年8月31日8时许,其到妇幼保健医院四楼陈某甲办公室反映其被免职的情况并与陈发生争吵,期间许某甲、杨某某、陈某乙三人陆续走进办公室来劝阻,其便对该三人说有事需要单独跟陈某甲说,并半推半叫的让他们三人出去,后将办公室门关上。然后其对陈某甲说科长被免了没地方上班,要在这办公室做她秘书了,并与之再次发生争吵(其有向陈说今天没把处理其的事实讲清楚就和她一起从窗户跳下去),接着其看到陈从办公桌和柜子的夹层处拿出一把刀并举刀要砍其的样子,就用右脚侧身横着将陈腹部上面一点的部位踢了一脚,接着冲到陈面前用右拳连续击打她的头部,边打边叫“你还敢拿刀捅”,打了几拳后其将刀抢过来抓在手中,陈便想搬椅子打其,其就用刀朝陈砍去,刀口砍在其右手小臂处。后陈又扑上来抢刀并用一只手紧紧抓住其胸部的白色工作服,其右手拿着刀,左手掰陈的手,并将陈甩倒在地,其被陈拉着跌了一下,左手撑在地上,后挣脱开陈的拉扯(期间陈又抓住其右脚,其右脚来回抽动后陈才松手,不知在这过程中有没碰到陈的衣服)。之后其到柜子边的地上捡起其眼镜戴上,同时拿起丢在眼镜旁边的刀鞘,将刀插入刀鞘后打开办公室的门自行离开。其出门时许某甲、杨某某等人也在办公室门口。后其开车到西门邮储银行和紫金药店中间的巷子里,打电话给其朋友吴某某说其早上在院长办公室汇报工作的时候院长拿刀砍其,现刀被其抢下,想去派出所报警,但怕被殴打。吴某某就叫其先去找他。其便将刀放在车上,搭乘一部三轮车到政和县行政服务中心旁边六楼的一个公司内找吴某某喝茶,期间其让吴将其车上的刀拿来。大概十一点半左右,其到新港式酒楼喝喜酒至下午一点多,其搭乘黄某某的摩托车回到家中换了一身衣服,其便打电话吴某某让吴送其到派出所报案。

后其又供述,其让许某甲等三人出了办公室将门锁上后,对陈某甲说今天不将事情说清楚就一起从窗户跳下去。其看到陈盯着其,并顺着陈的眼光看到办公桌与电脑桌之间有一把刀,其怕陈拿刀打其,便冲上前用拳头击打陈的头部,并将刀抢在手上(刀直接出鞘),后其看见陈想搬椅子砸其,其便举刀朝陈右手小臂上砍。接着陈要来抢其手上的刀被其甩到地上,又抓住其脚踝部位,其用脚踹了陈前胸一脚挣脱开陈后,捡起眼镜和刀鞘,便开门离开了。

6、鉴定意见

(1)(政)公(刑)鉴(医)字(2015)215号鉴定意见,证实方某某右前臂皮肤擦划伤,面积0.72cm2,不构成轻微伤。

(2)(政)公(刑)鉴(医)字(2015)217号鉴定意见,证实陈某甲右颧部青紫肿胀,面积5cm×5cm;左面部红肿,面积8cm×8cm;前额右侧皮下出血斑2cm×2cm;左胸部擦伤二处均为1cm×0.2cm;右肋部二处皮下出血斑,大小分别为9cm×1.5cm、3cm×1cm;左前臂桡侧浅表裂伤,伤口长2cm;左上臂外侧皮下出血斑,面积3cm×1cm;左上臂前侧皮下出血斑,面积1.5cm×2cm;右前臂二处裂创,创口分别长6cm、0.8cm,创缘整齐;右肩胛外上缘皮下出血斑,范围8cm×6.5cm;左后腰部皮下出血斑二处,大小分别为2cm×2cm、1cm×1cm;左肘部外侧皮下出血斑,面积3cm×2cm;左小腿外侧擦划伤,面积5cm×0.1cm;系轻微伤。

(3)(政)公(刑)鉴(医)字(2015)221号鉴定意见(补充鉴定),证实陈某甲左胸部遭钝性暴力作用致左侧胸腔第5、6、8、9前肋骨骨折,系轻伤二级。

(4)(南)公(刑)鉴(活)字(2015)33号,证实根据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CT检查诊断,陈某甲右第4、5、6、7、8、9前肋,左侧第6、9前肋骨折;其骨折处对应体表见皮下出血、软组织肿胀,符合钝性外力作用造成的新鲜骨折,系轻伤级。

(5)南公刑鉴(2015)938号鉴定意见,证实刀刃上、距刀尖13厘米刀鞘上、白色大衣前胸点状的血迹均为陈某甲所留的可能性3.22261394×1017倍。

(6)管制刀具受理单、(政)公刀认定字(2015)第901号认定书,证实方某某向公安民警提供的从陈某甲办公室带走的刀具为管制刀具。

7、现场勘查笔录、现场照片,证实2015年8月31日8时10分至8时45分,政和县公安局民警接报警后到政和县妇幼院4楼院长办公室内进行现场勘查,该房间门为铝合金材质防盗门,门锁下面有踢踹状的痕迹及灰质迹房屋里侧摆放一张办公桌,桌面书本摆放凌乱,未发现明显痕迹物证,房间东边摆放两把沙发凳子,在办公桌和沙发凳子中间地板上有一摊血迹,该血迹呈滴状。办公桌后面摆放一把办公椅,办公椅后背为该办公室窗台,窗台中心位置有发现滴状血迹物证。其他方位未发现其他痕迹物证。

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示意图、照片,证实案发现场变动后的基本情况。

8、视听资料

(1)妇幼院4楼监控拍摄视频,证实2015年8月31日7时52分被告人方某某走进陈某甲办公室,3分钟后许某甲等三人先后进入陈某甲办公室,1分钟左右又离开办公室且办公室门关上。后门外有六七人在开门、踢门均未能将门打开,7时59分,被告人方某某打开房门并离开,离开时方某某手上拿一黑色物品。8时06分公安民警到现场。

(2)方某某手机录音,证实方某某到陈某甲办公室找陈理论其被处理的事情,后有一人进来劝阻,方某某对进来的人说没事就出去,其有事要单独跟陈谈,并不顾陈的劝阻,将在办公室的其他人叫出办公室后,门关上。接着方某某说“今天没把事情说清楚就要拉着陈从窗户跳下去”,接着方某某又说“你还、你还、捅来、捅来”。

另附带民事部分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以下证据证实:

(1)陈某甲在政和县医院住院病历、出、入院记录、疾病证明书、医院护理记录单、体温单、医嘱单、CT检查报告单、彩超检查报告单、心电图申报单等证据,证实陈某甲于2015年8月31日8时50分许到政和县医院住院治疗,2015年10月20日遵医嘱迁家庭病床,2016年2月4日出院,共住院157天,实际住院50天。期间,分别在2015年9月2日到南平检查,9月16日到福州检查。

(2)东方司法鉴定中心(2016)临鉴字107号、126号,证实陈某甲8根肋骨骨折致胸廓畸形,评定为“工伤等级”八级伤残,误工期评定为120天、护理期、营养期均为60天。

(3)政和县医院住院收费票据、南平市一医院门诊收费票据、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门诊收费票据,证实陈某甲受伤后在政和县医院住院治疗花费30253.28元,在南平市一医院检查花费1188.3元,在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检查花费515元。

上述福州律师的证据来源合法、客观、有效,可以作为定案依据。

关于被告人方某某及其辩护人陈建华就刑事部分提出两份鉴定意见不能排除合理怀疑,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的辩解、辩护意见。经查,(南)公(刑)鉴(活)字(2015)33号系被告人方某某亲属提出重新鉴定后,双方在公安民警的陪同下一起到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进行CT检查,并将结果送检进行鉴定。鉴定依照法定程序进行,鉴定的结果反映出客观的事实,且能够合理的解释两份鉴定意见出现不同情况的原因,可以作为定案依据。另其提出重新鉴定的理由已经过说明,其申请再次进行鉴定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方某某及其辩护人陈建华提出被害人陈某甲的陈述系虚假陈述,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的辩解、辩护意见。经查,被害人陈某甲的陈述能与手机录音、鉴定意见和相关证人的证言互相印证,可以作为定案依据。

关于被告人方某某及其辩护人陈建华提出被告人方某某所作的有罪供述系虚假供述的辩解、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方某某当庭陈述侦查、检察机关在讯问其时无违法行为,且每份笔录均由其核对后签字确认,其当庭提出所作的有罪供述系为了和解达到不起诉的目的所作的虚假供述的辩解,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辩护人陈建华提出物证白大褂取证程序违法,且白大褂上无方某某的鞋印,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的辩护意见。经查,该白大褂系被害人陈某甲的亲属向侦查机关提供,后侦查机关将白大褂和方某某所穿的鞋子送检,无法检验出结果,故该物证与本案的关联性无法证实,不能作为定案依据,辩护人此节辩护本院予以采纳。

关于辩护人陈建华提出政和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出具的2015年8月31日的现场勘查笔录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的辩护意见。经查,通过出警记录单和监控视频可以发现公安民警在接警后及时到现场进行处置,该份证据反映的内容客观、有效,可以作为定案依据,辩护人此节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辩护人陈建华提出陈某甲对方某某的处理存在重大过错的辩护意见。经查,对方某某的处理系由妇幼院依据干部职工守则作出,且方某某对处理有异议,应当通过合法的方式进行,而非采取暴力手段,故辩护人此节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方某某及其辩护人陈建华提出被害人陈某甲存在重大过错,方某某的行为系正当防卫的辩解、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方某某因不满被处罚而到陈某甲办公室挑起事端,又将闻声赶来劝阻的同事叫出办公室并将门锁上,还说要拉陈从窗户跳下去,并对陈实施暴力行为致其八根肋骨骨折,而被告人方某某仅有一面积0.72cm²的擦划伤。且从二人伤情来看陈某甲的行为不足以对方某某造成了人身危险性。故陈某甲在本案中不存在过错,被告人方某某亦非正当防卫,辩护人此节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方某某的亲属提交一份政和县妇幼院干部职工守则,以证明公诉机关提交的干部职工守则不是真实的。经查,被告人方某某的亲属提交的妇幼院干部职工守则系2015年1月所作,2015年7月妇幼院已对该守则进行了修改,公诉机关提交的系修改后的干部职工守则,该事实已经过被告人方某某的当庭确认,故被告人方某某的亲属提交的该份证据本院不予采纳。另其亲属提交的录音与本案无关联性,本院亦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方某某及其辩护人陈建华提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甲提交的药店购买药品的发票与其治疗伤情的关联性、合理性无法证实的意见。经查,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交的购药发票未记载药品名称或有相关医嘱证明,其必要性和关联性无法确认,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此节答辩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关于被告人方某某及其辩护人陈建华提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主张的交通费、住宿费、餐饮费、专家会诊费超出合理范畴的意见。经查,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应病情需要要求专家会诊,且从其在政和县医院、南平市一医院和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检查的结果来看,有一定的合理性,此费用应当予以支持,但其交通费、住宿费和餐饮费部分超出正常范畴,由本院酌情予以认定,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此节答辩意见本院部分予以采纳。

关于被告人方某某及其辩护人陈建华提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实际住院天数应从其离开医院回家开始计算为50天的意见。经查,陈某甲于2015年10月20日遵医嘱迁回家庭病床,故其实际住院的天数截止至其迁回家庭病床时间。此节答辩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关于被告人方某某及其辩护人陈建华提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伤情不是由被告人方某某造成的,不应由方某某承担责任,且陈某甲存在过错的意见。经查,陈某甲的伤情系由被告人方某某故意伤害的行为所致,且陈在本案中不存在过错。故此节答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方某某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轻伤级,伤残等级八级,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鉴于其案发后能赔偿被害人部分经济损失,可酌情从轻处罚。附带民事部分,被告人方某某依法应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甲各项经济损失人民币245456.58元,扣除已支付的人民币60000元,还需支付人民币185456.58元。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二百三十四条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一百一十九条、《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一款、第三款、第十九条一款、二款、二十条、二十一条、二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方某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9月1日起至2017年2月28日止。)

二、被告人方某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甲因受伤所造成的医疗费、残疾赔偿金、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鉴定费、营养费等各项经济损失计185456.58元。该款限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付清。

三、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其它诉讼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应隆顺

人民陪审员  魏 蓉

人民陪审员  刘小卫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一日

书 记 员  叶木英

本案依据的主要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二百三十四条一款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一百一十九条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残废者生活补助费等费用;造成死亡的,并应当支付丧葬费、死者生前扶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

《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七条一款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第十九条一款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二款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器官功能恢复训练所必要的康复费、适当的整容费以及其他后续治疗费,赔偿权利人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

二十条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

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

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

二十一条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

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

护理期限应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受害人因残疾不能恢复生活自理能力的,可以根据其年龄、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合理的护理期限,但长不超过二十年。

受害人定残后的护理,应当根据其护理依赖程度并结合配制残疾辅助器具的情况确定护理级别。

二十三条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

受害人确有必要到外地治疗,因客观原因不能住院,受害人本人及其陪护人员实际发生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其合理部分应予赔偿。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唐某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2021-01-18

福州律师

咨询热线

139-502-90166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晋安区南平西路99号1#楼2层